大宋桃花使

第322節 痛快淋 漓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一劍落英 本章:第322節 痛快淋 漓

    施全讓她逼的只好應戰,他拿了酒碗剛站上油壇子,馮婉道:“不許你故意輸了讓我,你要是故意讓著我,就是看不起我們馮家。”

    她這個話說的有些重了,施全道:“好,我也來真的,不會讓你。”

    馮寶過來給施全手里的酒碗倒滿,施全剛剛要舉起來直臂往嘴里倒酒,馮婉道:“還沒有約定賭注呢,喝了也不算。”

    施全道:“你不是剛才已經喝過一碗了么?”

    馮婉道:“那是你剛剛和我哥比過一場,馬上再跟我比有失公允,我先喝一碗,我又是女子,這樣才算公平一些嘛。”

    施全只好道:“還要約什么賭注,不就是輸了的人明天早上一大早去御廊大街騎豬么?”

    馮婉道:“誰輸了誰去御廊大街騎豬?”

    施全道:“你要覺得賭這個不好,就賭點別的也行。”

    馮婉搖搖頭道:“就賭這個,只是我怕你不想讓我出丑,故意輸了,別人又看不出來你是不是故意的,這樣就不公平了。”

    施全笑了,道:“放心好了,我一定全力以赴,決不相讓,難道我想去御廊大街騎豬么?”

    馮婉道:“那可不一定,至少這個你雖然不想去做,但不是你最害怕的,找個你最害怕的事來賭,你就不敢故意讓我了,就像我現在很怕明天早上去騎豬,所以肯定全力以赴。”

    施全望望馮寶馮慶,然后道:“我最害怕什么?最怕蛇?最怕別人當面罵我賊配軍?還是最怕沒有酒喝?好吧,我若是輸了,就三個月不喝酒,這個我最怕的了。”

    馮婉道:“你這個也太輕描淡寫了點……”她的話音未落,圍觀者中間不知道誰喊了一嗓子:“施二郎最害怕娶了你當新娘子!”

    所有人都哄然大笑,馮婉再豁達再不會害羞,也不禁微紅了臉低頭笑了笑,施全也讓這個話說的尷尬,向喊話那個人道:“就你知道的多,要不你過來我們倆比一比看看?”

    那人在人群中道:“我和你比什么,贏了馮姑娘也不會看上我,誰像你,輸贏都是占便宜的好事。”眾人又是一陣哄鬧。

    施全笑笑轉過頭來,只見馮婉單手叉了腰間,站在油壇子上,端著空酒碗向施全道:“就賭這個,你敢不敢?”

    別人問施全敢不敢,無論是任何事,自小到大他都是馬上回答“敢”的,此時此地施全卻人生第一次沒有馬上回答這個話了,他剛一猶豫,人群里馬上就有好事者喊道:“敢!當然敢了。”又有人道:“施二郎,你這個時候可不能認慫。”

    馮寶道:“施二郎,自小到大我真是看錯了你,沒想到你這般膽小如鼠,我妹子又不是母老虎,又不是丑八怪,你看著你自己一個八尺大漢……你還不如我妹子一介女流,我真瞧不起你。”

    施全扭頭看看馮婉,馮婉正微笑著望著自己,施全把酒碗一伸:“誰說我不敢,倒酒倒酒,我有什么不敢的?”

    馮寶過來把他碗里倒上酒,馮慶也越眾而出,提了酒壇子走到馮婉面前笑道:“我的親妹子,為了把自己嫁出去,該拼命時須拼命,輸了,豬二哥可以替你騎,你不用擔心,這是自己家里,喝多了也不當緊,馮家上上下下此時此刻都為你搖旗吶喊。”

    眾人又是一陣笑,馮慶的妻子也抱了剛出生不久的兒子過來,道:“讓他也給姑姑助助威。”

    馮婉先不讓他倒酒,自己從油壇子上下來,伸手到腦后把頭發再挽好,捋起袖子,馮寶還過來找個布把她準備要踩著的油壇子擦拭幾下,眾人看馮家兄妹認真應戰,都嘻嘻哈哈笑了起哄,場面很是熱鬧。

    馮婉重新又站上油壇子,馮慶為她倒滿酒,馮婉把酒碗向施全示意一下道:“施全,開始了啊。”她此時又不叫“全哥”,而又直呼其名了。

    施全伸直臂倒了自己一碗酒,扭頭看去,馮婉已經也完成一碗,這個比賽并不在意誰倒灑掉了多少,喝了多少,只要你在油壇子上站著,就不算輸,大家樂呵看的是你淋的一臉一身的狼狽相。

    馮婉道:“再來。”馮家兄弟又為二人各自倒了一碗,重又開始,四碗之后,施全是和馮寶斗酒時,衣服就被酒水淋濕大半,此時馮婉也是衣襟肩頭全是酒濕,連頭發都往下滴水,真正喝下去的其實有限。

    馮寶看施全果然是沒有想讓著馮婉的意思,暗暗著急,他給施全倒了第五碗酒后,并沒有讓開一些,施全仰頭直臂倒酒時,馮寶使壞,偷偷的用足尖踢了一下施全腳下的油壇子,這油壇子本就是又光又滑,躺著放在地上,給他這么輕輕一踢,施全馬上就從油壇子上滑了下來,未倒完的半碗酒全都灑了。

    馮寶大笑道:“你輸了。”他看馮婉那邊還在倒酒,走過去喜道:“不用比了,施二郎已經輸了。”

    馮婉還是倒完了那碗酒,她雖然臉上身上都是酒,但是面上難掩喜悅,笑吟吟的看著施全。

    馮寶向施全大聲喊道:“施二郎,你認輸了沒有?”

    施全道:“認輸了。”

    馮寶笑道:“愿賭服輸,你可不許耍賴。”

    施全道:“你不耍賴我也不會賴。”

    馮寶大笑道:“不就是去御廊大街騎一下豬么,這個臉丟的真是值得。”

    馮婉從油壇子上下來,徑直走到桌前,提起一壇子滿滿的酒壇,舉過頭頂把這壇子酒全部傾倒在自己頭上,好好的把自己淋了一下,然后把空壇子摔在地上,跌個粉碎。

    馮婉晃晃腦袋,抖落一下頭發上的酒水,然后用手在自己臉上上下抹洗了幾次,無人知道她是抹了臉上的酒水,還是還夾雜著一點開心的眼淚,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知曉。

    這一淋一摔,怎生的淋的自己快意當前,摔的心情痛快淋漓,人最痛苦的事是求之不得,人生最快意的事,也莫過于求了多久,求的辛苦艱難,得到的那一刻鐘,喜極而涕不僅僅是動詞,還可以是形容詞。

( 大宋桃花使 http://www.mywqiq.tw/2/2117/ ) 移動版閱讀m.xcxs9.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宋桃花使》,方便以后閱讀大宋桃花使第322節 痛快淋 漓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宋桃花使第322節 痛快淋 漓并對大宋桃花使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速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