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艷春色

第十六十第四節 留給誰摸

類別:鄉村小說 作者:烏克 本章:第十六十第四節 留給誰摸

    榨油房晚上要有人守,陳明肯定是沒有空了,海山新房剛建成不久。所以守榨油房的事就由林華一個人承擔了,林華也不介意。反正他一個人在哪里睡都是睡,吃飽晚飯他就扛上被褥來到榨油房。榨油房里清清靜靜,他往火爐里丟了幾片柴火,火爐整天都要燒火,晚上蒸好一桶白天才有得榨。木桶上面放著一口大鐵鍋,鍋里接來了山泉水冷卻,以免糊鍋。燒熱的水又被引到旁邊的一個池子里面,就像一個溫泉。林華看著冒著熱氣的池子,摸了摸水溫,心生一念。他脫了衣服跳入池子,坐在里面水剛好淹過脖子,舒服極了。他伸手在衣服里摸了一支煙點上,閉上眼睛神仙一樣的靠在池子的邊緣。溫暖的池水溫度剛剛好,他叉開雙腿,水的浮力把他的玩意托了起來,隨著池水左右擺動。他泡了近一個小時覺得喉嚨都開始干燥了才起來。抱起衣服光溜溜的跑進了另一個屋子。

    屋外寒風嘯嘯,屋里溫暖如春。著屋子里有三個烘茶果的火炕正在烘茶果,空氣里散發著暖意。穿件秋衣就已經可以了。林華的床鋪就鋪在火炕旁邊,他跳上床穿件褲衩躺了下來。蓋上被子睡覺,可是他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他又起來烤火,到了半夜才有睡意。

    陳明正在被窩里弓在巧芬的身上亂拱,昨晚他憋了一晚沒有碰巧芬。完完全全是為了今天榨油房第一天開榨,好讓身體干干凈凈不帶一點污氣,也讓榨油房有個好兆頭。今晚一吃飽飯他就拉巧芬進房間,迫不及待的把她的褲子扒了,在床邊就把巧芬給辦了。等他辦完了,巧芬才把上衣脫了鉆進被窩睡覺。這不剛睡了一會兒,陳明又翻過身來抓著她的naizi,死皮賴臉的說:“老婆,我還想要。”巧芬近段時間被陳明弄得躍躍欲試,只是每次她剛有一點爽勁陳明就鳴金收兵了,讓她欲罷不能。她對陳明說:“算了吧,剛才都來一回了,明天你還要榨油呢。”陳明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樣子,把手滑下巧芬的雙腿間頭鉆進被窩,嘴巴在她的胸口亂拱了起來。被窩在他身上頂蓬亂動,巧芬舒服的閉上眼睛。雙腿間的細嫩被陳明粗糙,且長滿老繭的手粗暴的揉搓著,竟然也一汪春水。她很少這樣濕滑過,陳明知道她動情了。更加賣力的撥弄她的細嫩,嘴巴也不停的啃著她的naizi。巧芬倒吸一口冷氣,輕咬著薄薄的嘴唇。胸脯不由自主的抬起來,雙手緊緊的抓著床單。陳明再也受不了了,趴在巧芬的雙腿間聳動著,一分鐘,陳明勇往直前。兩分鐘,巧芬欲拒還迎。三分鐘……,沒有三分鐘,陳明已經氣喘如牛壓在她身上不動了。巧芬猶如干渴冒煙的人手捧一杯滾燙的開水,想喝又不敢喝,等她慢慢的把水吹涼,卻一不小心把杯子給碰翻了。她身體上那個難受啊,陳明在堅持一會兒,就那么一會會兒,她就有可能達到頂峰。她嘆了口氣把陳明輕輕的推開,陳明滿足的一下子就睡著了。巧芬卻像煎煎餅一樣翻過來覆過去夾緊雙腿難以入眠。

    天空下起了濕寒的小雨,陰冷陰冷的。麗萍裹著一條紅圍巾,縮著脖子去巧英家找她玩。前段時間看見啊香在城里剪了頭發回來,她覺得怪好看的。她早就想去剪了,終于在昨天和嫂子家珍上街順便剪了。她沒啊香剪得短,啊香剪的像男人頭。她不想剪成那樣,她知道自己沒有啊香漂亮,在剪成那樣就變成男人婆了。她剪到齊肩,還在頭頂燙了幾個卷,看起來洋氣得很。美中不足的是臉上又長了幾個青春痘,有一個還長在了鼻孔邊,紅紅的,搞到一邊鼻孔都有點腫起來。她還給自己買了兩條褲子和一條圍巾,兜三分長相七分打扮。這不,圍巾一圍竟也啊姿多娜起來。

    她來到了巧英家,巧英在房間做窗簾墜子。年輕女孩都喜歡把房間裝扮得漂漂亮亮,巧英撿了

    很多香煙殼。她用香煙殼卷成一條條小彩條,然后用細線連接起來做成一條條掛墜。掛在窗戶上好看極了。

    巧英看見麗萍來了,細細打量了一下。一把取過她的圍巾來看,羨慕的問:“在哪里買的,多少錢啊?”麗萍暖暖的脖子被拉走圍巾,不由得打了個寒顫,然后顯擺的說:“街上唄,還能在哪買啊,四塊錢。”巧英把圍巾圍上脖子,軟軟的毛線圍巾立刻把她的脖子暖暖的包圍起來。她扭了一下脖子問麗萍:“我戴好看嗎?”麗萍還沒有回答,巧英又像發現新大陸似的說:“喲!你也剪了頭發了啊,還搞卷了。”說著上前摸弄起了麗萍的頭發,剛才麗萍圍著圍巾她還沒注意到她已經剪了頭發。麗萍有點得意的由她摸,她生怕巧英沒有注意到她的褲子,嘴里說道:“是啊,昨天和我嫂子去街剪的。我還買了兩條褲子。”說完拉著褲子的邊緣向巧英展示了起來,巧英低下頭看了看她的新褲子,還用手摸了摸布料。突然她驚訝的說:“麗萍,你買錯了,這是男人穿的褲子,你看,前面有褲扣的。”麗萍拍了一下她的手,笑道:“**,現在的褲子都這樣不分男女,城里人早就這樣穿了。”巧英撅著嘴,一副打死也不相信的樣子說:“才不信呢,男的就是男的,女的就是女的,怎么會不分呢!”麗萍見她大驚小怪的樣子,哈哈笑著說:“你穿的解放鞋分男女了嗎?你穿的秋衣秋褲分男女嗎?真是少見多怪。”巧英聽她這么說,覺得似乎有點道理,她半信半疑,好奇的問:“穿上是什么感覺啊?”麗萍捏了一下她的屁股,沒有答她。巧英伸手去摸她的褲頭,她想看看在前面開的褲子是什么樣的。麗萍把她的手打開,她想起了那次被她和林華摸得泛濫成災,有點驚恐的說:“你要干嘛?還想來摸我的啊?”巧英吃吃的笑著說:“誰想摸你的了,我自己都有了還要摸你的,你的留給華子摸,我只不過是想看看褲子在前面怎么開的扣。”麗萍臉刷的紅了,不過她還是撩起衣服,撅起肚子,把褲頭頂起來給巧英看。巧英仔細看了一下,似懂非懂。麗萍干脆像教小孩一樣把拉鏈上下拉一下,樣子好笑死了。(大家不要忽略麗萍哦,麗萍可是深藏不露的人哦。想知道麗萍怎么深藏不露還請關注和收藏本書。)

( 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艷春色 http://www.mywqiq.tw/1/1638/ ) 移動版閱讀m.xcxs9.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艷春色》,方便以后閱讀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艷春色第十六十第四節 留給誰摸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艷春色第十六十第四節 留給誰摸并對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艷春色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速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