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最風流

231 徐州將軍逐敵易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趙子曰 本章:231 徐州將軍逐敵易

    ();

    ();臧霸、孫河和張飛部的那百余騎兵在與騶縣黃巾激戰的時候,卞、汶陽、魯縣的黃巾聯兵趁機再一次試圖突圍,而荀軍在許仲的指揮下,再一次頂住了他們的攻勢,直等到臧霸等人獲勝,卞等三縣的黃巾聯兵依然被荀軍牢牢地控制在包圍圈內,終究不能突圍得出。

    在注意到臧霸等取勝而卻遲遲不見許仲命令本部的荀軍轉守為攻后,張飛暫脫離戰場,策馬轉馳至許仲所在的望樓下,下馬登樓,見到許仲,奮聲請戰:“將軍,騶縣黃巾賊舉全城之卒出戰,而為臧將軍等所阻,其勢已挫,卞等地黃巾賊與亦數戰而不得脫圍,其力已疲,此正我軍當大舉反攻之時,飛敢請為先鋒,為將軍前驅破賊!”

    許仲收本在注視戰場全局的目光,看了一眼張飛,又轉過視線,復投目戰場,說道:“君言甚是,而正緣由賊勢已疲,力亦已竭,故而我軍眼下卻不能大舉反攻。”

    張飛愕然,問道:“敢問將軍,這是為何?”

    戲志才也在望樓上,見許仲似無答張飛的意思,他因便指了指被臧霸部阻在西南方向的騶縣黃巾,笑道:“騶賊離城太近,我軍如現下即發起全面反攻,則騶賊兵勢受挫之下,極有可能會遁還城中,為了不讓這種情況發生,所以我軍暫且尚不能對發起對賊兵的總攻。”

    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許仲、戲志才作為一軍的主帥,他倆看的是全局,而不是一時的小利。

    戲志才說得很對,如果在此時催動各部,大舉發起反攻,那么卞縣等被包圍的黃巾軍固是無路可逃,可騶縣的黃巾在士氣受挫的情況下,卻的確是有極有可能會拋棄卞縣等地黃巾不顧,撤城中,負隅頑抗的,這就將會既給荀軍的作戰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并且同時也將會不利此次“入魯之戰”的真實目標之達成。

    張飛說道:“那以將軍與軍師之意,接下來該怎么打?”

    戲志才說道:“我與將軍已商量好了,意示弱與敵,以盛其氣,先使騶賊無城之念,然后稍加部署,等調派完畢,足可斷騶賊城路后,再與賊戰。”

    戲志才說到這里,許仲抬頭看了看天色,戰至此刻,已將薄暮了,他遂傳令:“命各部后撤,固守本陣,教三軍晚食,無有我的軍令,不許貿然浪戰。”

    望樓下的傳令兵領命,各自催馬,分別去向江鵠、臧霸等各部傳令。

    張飛看了眼帶起數道塵土、分馳向戰場各處的那幾個傳令兵,轉視線,問許仲和戲志才道:“將軍和軍師打算如何部署調派,以斷騶賊城路?”

    許仲剛才沒答張飛是因為他知道就算他不答張飛的問題,也自會有戲志才答,現在張飛問到了具體的作戰部署,他作為主將,卻是不能再由戲志才代答了,因而說道:“適才此戰,騶、卞諸地賊雖受挫,而未有大敗,我料騶賊自恃兵多,必不會就此撤退,待入夜后,你可率你部騎兵悄悄去到騶賊北邊埋伏,看見了么?那里有些丘陵,林木頗茂,你今夜便可與你部兵士埋伏在那兒,等到明日,我再與賊戰時,你候我軍令,然后進擊。”

    張飛應諾,對許仲、戲志才行了個軍禮,下了望樓,到本部所在之地,召來屯長以上軍官,傳達了許仲的軍令,隨后,吃過晚飯,等到入夜,便即率部悄然向北,進至騶縣黃巾陣地北邊,就地埋伏,只等天亮。

    是夜,果如許仲、戲志才所料,騶縣的黃巾雖然在下午的一戰中攻勢受挫,可因為戰損并不高,并又因為荀軍在取得了小勝之后,很快就中止了進攻,沒有再擴大戰果之故,使他們產生了“荀軍戰力已疲”的錯覺,所以當晚沒有趁黑撤城中,反是積極備戰,以圖可以在明天的作戰中將荀軍徹底擊垮,救出被包圍的卞等地黃巾友軍。

    次日,天還沒亮時,一道從郯縣傳來的軍令被送到了許仲的手中。

    這道軍令正是荀貞昨天命幕府傳發給許仲的。

    軍令到時,許仲正與剛請來的戲志才、孫河和召來的江鵠、臧霸等將在進行臨戰前的最后一次軍議,看過荀貞的軍令后,因為在場的諸人中有孫河,許仲不動聲色,沒有當場宣讀,只是將軍令收起,繼續與諸將確定他們各自在今日戰中的陣地和任務。

    很快,部署確定完畢,諸將領命而出,各歸本陣。

    帳中只剩下許仲和戲志才后,許仲這才將荀貞的軍令又取出來,出示給戲志才看。

    戲志才看罷,笑道:“主上命我等擊潰魯國黃巾后,將之盡驅往西,我軍可先追至任城而止,主上并要親自率兵入兗,如此看來,兗州劉公山那邊,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對我軍此次擊魯國黃巾的目的生疑。”

    許仲點了點頭,略微擔憂,說道:“劉兗州縱是眼下還未生疑,但等到我軍入兗之后,怕是永不了太久,他就會反應過來了啊,待到那時,卻不知主上準備如何應對。”

    “只要我軍能夠順利入兗,劉公山便是反應過來,也已無用矣!”

    戲志才話里的意思很明顯,只要荀軍部隊能夠在兗州方面意識到荀貞的真實目的之前進入到兗州境內,對兗州的一座或數座縣城形成事實上的占據,那么便算劉岱隨之反應過來也已是遲而無用了。

    至於劉岱如果派軍來與荀軍爭戰該怎么辦?

    包括許仲等在內所有知曉此事的荀軍高層文武都不認為這會是個問題。

    就不是兗州境內,現今兗北的東平等郡多有黃巾活動,已使兗州軍疲於應對了,就算是沒有這些黃巾軍牽制兗州的兵力,只憑荀軍的戰斗力,加上任城等地與徐州只相隔百里上下的距離,荀軍固然雖是不可能占取兗州全境,但守住區區任城等數縣還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總而言之,荀軍這入兗,最困難的環節不是可能會發生的與兗州軍的戰斗,而是能不能以“追擊黃巾”為借口,在劉岱反應過來之前即進入兗州境,畢竟,劉岱是兗州刺史,如在被他明確拒絕后,荀軍還要執意入境的話,首先,荀貞和劉岱兩人間就不會有任何的轉圜余地了,其次,荀軍和兗州軍也就只能明刀明槍地開戰了。

    聽了戲志才的話,許仲點了點頭。

    他望了眼帳外,見天色將曉,遂不再與戲志才討論此事,而是將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即將展開的戰事中,能不能順利地“追擊黃巾”入兗,就看今日一戰了。

    ,(),

( 三國之最風流 http://www.mywqiq.tw/0/993/ ) 移動版閱讀m.xcxs9.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三國之最風流》,方便以后閱讀三國之最風流231 徐州將軍逐敵易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三國之最風流231 徐州將軍逐敵易并對三國之最風流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速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