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重生馬孟起

第二六四章 涼州軍強攻谷城(二)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夏海蒼松 本章:第二六四章 涼州軍強攻谷城(二)

    ();

    ();張任帶兵退了,而曹洪看到后,他是在心里直罵娘,心說終于是他娘的鳴金收兵了,你張任他娘的也帶兵撤了。如果說他馬孟起再不鳴金,這個張任可就要上來了!對曹洪來說,不管對方是什么情況,他都不希望對方上來。更何況如今不過是涼州軍的一個試探進攻,那么這樣兒對方都上得來,這不是狠狠打己方的臉嗎。不過還好,他馬超是鳴金了,要不然的話,

    自己和己方,那還不是丟大人了。曹洪在己方和自己,二者間,他寧可自己丟臉,也不想己方丟人。當然了,他也知道,基本上自己丟人,也是己方丟臉了,不就是如此。但是哪怕這樣兒,他也不希望己方丟人,這個是肯定的。人有幾個不愛面子的呢,無非就是輕重的問

    題,差不多就這樣兒唄。張任帶兵去,馬超在中軍大帳中,他是表揚了一下己方全軍,他覺得還算是可以吧。當然了,也是沒少了張任,不過就是稍微提及了一下而已。要說馬超對其人就如何如何滿意,那絕對沒有。但是怎么說呢,至少這第一次的試探性進攻,除了他

    張任沒到城頭,其他的目的,基本上就算是都達到了,這樣兒。說了幾句,馬超就讓眾人都離開了。如今這不過是第一日,也是試探性進攻,所以馬超就算是想多說兩句,他都不會去說,因為不是時候啊。這當主公的,確實是不容易,什么時候該說幾句,也是有一定學問。說少了,你自己覺得沒意思,說多了吧,你手下那些人,肯定不少人都不愛聽,所以這個也

    是個事兒。不過馬超做得還算是不錯,至少他能掌握一個分寸,有個度。當然了,人家曹操了、孫策了,都是如此,畢竟他們當主公,那也都不是一日兩日了。比起涼州軍這還算是輕松的氛圍,曹洪那邊兒,他可就沒那么輕松了。當然了,在涼州軍看來,從馬超再到他們

    士卒,都是認為,這曹洪這兒的谷城,可不比之前的函谷關和弘農城。如果說真和之前兩個地方一樣兒的話,那么他們也就真沒這么輕松了,就是這樣兒。不過也因為是第一日,還是涼州軍的試探性進攻,所以雖說曹洪是沒那么輕松,但是連今日戰事都暫時結束了,他慢

    慢也是沒那么大壓力了。主要是他不得不擔心,如果說之前他在城頭上的時候,他是沒這么多想法,都是一閃而過。但是如今,他卻得不多想啊,這都很正常。說起來曹洪絕對沒想,說自己能守得住城池,那他真是沒那想法。他就只是想著,這自己到底能拖住涼州軍多少日。而此時此刻,他還不知道,看著谷城這兒,那確實,馬超涼州軍,還沒幾萬人。可張繡已經

    是要帶兵五萬,到新城了,不過這事兒他還不知道罷了。但是等張繡人馬到達新城的時候,曹洪過了一日多,他是得到了第一手的消息。這還別說,就是兗州軍的探馬,確實是給力啊。要不然的話,看看涼州軍,都沒那么快。第二次的戰事開始,曹洪看著城下的涼州軍,他都

    頭疼。其實一想,他也不得不這樣兒。曹洪自然還沒認為自己比得過人家徐晃,那人家徐公明可是大將,他沒認為自己比對方強了。至于說弘農的滿寵,除了武藝之外,曹洪是知道,自己比對方強,其他很多方面,很遺憾地說,自己也沒人家強。所以自己就不得不說,不得不承認,張任把函谷關和弘農城都拿下了,這自己守著的谷城,這也快了。關鍵是自己這兒,

    沒多少糧草了,還不到二十日的,這不是問題嗎。所以說曹洪他不可能不擔心啊,糧草從其他地方倒是能運送過來,但是顯然,司隸的地方是不行了,畢竟己方在司隸的地盤,哪兒不缺糧呢?所以,是吧。也就是許都行,或者是挨著司隸的那幾個州的郡縣,只有那么些個地方可以,都是有限的。不過顯然,這自己主公是沒那個意思,他沒調撥糧草來這兒。也就

    是說,他那意思,自己能守住個二十日,就算是不錯了,曹洪都懂。或者更準確來說,是不到二十日,十幾日的話,他覺得就可以了,曹洪覺得就是這么事兒。畢竟自己本事,自己主公還能不知道?而且關鍵是自己主公絕對不會說讓自己死守城池什么的,他對自己也不

    會抱著什么太大想就是了,這個必然啊。就是函谷關徐晃都不行,弘農城的滿寵也不好使,話說他還能指望自己什么?自己都不如前面倆,所以這自己也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因此,就算是沒調撥糧草什么的,自己也是沒半點兒怨言。主公做事兒,自然是有他自己用意了,

    曹洪依舊是嚴陣以待,對于張任,他知道,比自己強,可即便如此,自己也不能說放棄啊。曹洪也不是徐晃那樣兒,他和滿寵最后的做法,是一樣兒的。其實想想也是,好歹他是曹操的親族,是主公的族弟,可以說這個代表了一些東西,是誰都不會去忽略的。曹洪難道他就不想帶著己方人馬早撤退嗎?他當然是想了,不過他卻不能那么做。為什么,就因為那樣兒

    是違犯軍規的,就是這么簡單。別人如何做,曹洪管不著,他也不想去管,甚至就不想知道。可自己如何去做,自己自然是早已心中有數,畢竟他那身份在那兒擺著呢,一舉一動,其實也真是,代表了很多。主要是一堆人都看著呢,所以曹洪絕對不會輕易去違犯軍規,違

    抗軍令。你別看徐晃是能那么做,不過他徐晃是什么人,而且他只是外系的將領,他姓徐,而不是姓曹,這才是最重要的。哪怕就是滿寵,他和徐晃就算是做出來相同的事兒,自己主公對他的處罰,最后最多也就是能稍微比徐晃狠那么點兒。但是曹洪很清楚,如果說是換成

    自己的話,那么后果真是要不堪設想啊。所以曹洪心里絕對是有害怕,要說他不怕曹操,那都是假話。說起來兗州軍中的絕大多數的人,曹洪對他們確實是無所畏懼,好歹其人也是曹操親族,是曹操族弟,而且是深受曹操器重的一個。但是曹洪最怕的,也是他這個族兄,然后就是怕另一個族兄,曹仁曹子孝。曹仁這個人,對于違犯軍規的,不管是誰,他都是嚴

    懲,所以曹洪很清楚,如果自己有什么錯誤,別說別人了,就是曹仁那兒,自己都過不去啊。曹洪從小就害怕曹仁,這都好幾十年了,所以你讓他不害怕了,那都不太可能。曹洪和曹仁,他們不是親兄弟,就只是同族的兄弟,至少曹洪見到曹仁,他就要叫兄長,而曹仁字

    子孝,曹洪字子廉,他們是同族兄弟的關系。不過就說這個,關系也不是說很遠,畢竟古人就講究這個同族什么的,所以曹洪和曹仁,其實他們走得是很近的,幾十年了,都是,所以曹洪怕曹仁,因為曹仁其他地方,都挺好,唯獨這個軍中的事務,是特別較真,所以曹洪是怕啊,他知道,自己真違犯了軍規,這自己兄長,第一個就不會放過自己啊,那臉

    才黑呢。此時城頭和城下,是激烈交鋒。對張任來說,他今日是一定要上到城頭的,昨日是沒那么機會,但是今日,他認為是沒大問題。而曹洪呢,他當然是要拼命阻截對方了,不過曹洪也是很清楚,對于張任和涼州軍,自己攔不住啊。前者是絕對攔不住的,后者就看己方士卒了,要是表現好,那確實,基本上也不會讓他們上來多少,這個是他的想法。曹洪自

    然是希望,這涼州軍別上來多少人馬,這樣兒一來,谷城己方還能多守住些時日。可對方一下上來很多很多人,那么自己也不知道,己方是能守得住幾日啊。不過還是那話,不管最后結果如何,自己盡力了,也算是能給自己主公交差了,也算是對得起己方,對得起自己吧。

    這個就是曹洪的想法,其實他想法很簡單,和李典一樣兒,都是拖住涼州軍,畢竟不好讓他們那么早就到了雒陽。真那樣兒的話,只能說是自己的無能,是己方的廢物,不就是這樣兒嗎。所以不管說是曹洪也好,是李典也罷,都不會希望涼州軍幾日就破了城池,那根本他

    們不會那么想。所以都是想如何拖住敵軍,盡量是把他們給阻截在此,這才是他們要做的,也是最應該做的。但是怎么說呢,曹洪就很清楚,這個張任,是自己的勁敵啊。只要對方一上來,自己不可能躲著,所以還得是拿環首刀和對方拼。可自己這武藝,還是不如對方,哪怕不是說就差著一大塊兒,可也是有那么點兒的差距啊。曹洪不會承認和張任差很多,其實

    他們的武藝水平,相差確實不是很多,但是有上下高低,這個是一定的。張任武藝就是要高于曹洪,就是這樣兒。不過一個是用槍,另一個是用刀的。曹洪武藝絕對不低就是了,但是確實,不如張任。好歹張任是曾經益州的第一大將,而曹洪呢,在兗州軍中,可絕對不是

    以武藝出名兒的。如果真要說的話,其人更出名兒的,其實是他那個貪財還比較吝嗇的性格,也就差不多這樣兒吧。真說來,可能還有人不太知道,曹洪到底是個什么樣兒的武藝。可卻絕對清楚,其人那真是,貪財啊,那可真是,吝嗇啊,就這可比他那武藝不出名兒多了。

    所以說曹洪確實,他從來都不是以勇武而在兗州軍出名兒的將領。而在天下呢,曹洪出名兒是因為他是曹操族弟,而且還救過曹操兩次。確實,這二十幾年來,他曹洪確實是救過自己主公兩次,那都是真正的救命之恩。在曹操看來,曹洪是自己的福將。因為有他,未必是能打勝,不過有他在,基本上卻是能救自己于危險之中。自己在戰場上兩次遇險,那可都是

    曹洪救的自己,曹操記得是清清楚楚。所以說曹操對其人還能不信任、器重嗎。基本上這事兒,如果說誰有個救過他兩次命的,那么當然也是會信任對方,重用他,這不都很正常。張任第一次上到了城頭,當然還有涼州軍士卒,曹洪是直接和他對上了。畢竟他可不是滿寵,

    他那武藝,絕對是超過滿寵的。所以說后者因為武藝不如張任,是怎么也得躲著,但是前者,那是一定不會躲開,畢竟這也算是一個武將的驕傲了吧。而滿寵,他可不是一個武將,至少不管是在曹操眼里,還是說在其他人眼里,哪怕就是在他自己眼里,其實都不認為他是

    個武將。更多的,還是個謀士吧,但是曹操確實拿他當二流武將用了。而兗州軍大多數人,其實并不把滿寵當武將,但是也確實,他們承認滿寵的本事,知道其人是二流謀士加上二流武將,就是這樣兒。可他滿寵是二流武將不假,但是那武藝,絕對是二流武將里面最低的那個,所以他還能對上人家張任?這第一和最后一個,怎么比?所以他不躲開,那都不可能啊。

    而此時的曹洪,他確實,不會躲開。他武藝是沒張任高,可沒差很多,所以他是有信心,自己帶著己方士卒,打退他張任。所以還別說,二十多合,沒到三十合,張任是被無奈逼退了。本來以他武藝,是超過曹洪點兒的,不過人家城頭的士卒多啊,所以他當然是吃了

    這個虧,這也沒辦法。還是那話,如果說這個攻城守城的戰事都那么簡單的話,那都好了。所以如今這樣兒,曹洪也知道,是正常的。

    ,(),

( 三國重生馬孟起 http://www.mywqiq.tw/0/337/ ) 移動版閱讀m.xcxs9.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三國重生馬孟起》,方便以后閱讀三國重生馬孟起第二六四章 涼州軍強攻谷城(二)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三國重生馬孟起第二六四章 涼州軍強攻谷城(二)并對三國重生馬孟起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速时时彩走势图